云峰轩图库素材网
| 登录| 注册|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艺美术 > 绘画美术 > 民间绘画

第三节:赫哲鱼皮制作技艺——第一章:赫哲鱼皮文化与制作技艺概述——《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

工艺属类:  

虽然在文人的笔下,鱼皮柔软如棉,可与兽皮媲美,五彩辉映,如若纹锦。但那是经过一番艰苦的劳动的结果。赫哲(包括那乃,下同)人及其先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不断摸索、尝试和总结,创造出一套别具一格的奇特复杂的鱼皮制作手工技艺与流程:选料、剥皮、晾干、熟软、剪裁、缝制、装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首先是选料。鱼皮服装的基本质料是鱼皮,但并非所有鱼的皮都能适用。赫哲人及其先民在长期生活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根据鱼皮的
厚薄、软硬等使用特性和自然纹理的美学特点,用不同鱼种的鱼皮制作不同的衣物和器具。制作衣袍的鱼皮大致有鳇鱼、大马哈鱼、鲤鱼、鲇鱼、草根、赶条、白鱼、鲢鱼等。鱼皮套裤多用怀头鱼皮制成,也有用哲罗鱼皮和狗鱼皮制作。鱼皮軏革拉大部分采用熟好的怀头、哲罗、细鳞、狗鱼等鱼皮制作。夏季鞋,则用未经熟化的鳇鱼皮制作,穿前用水泡软,穿后挂起来存放。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用鳇鱼皮做衣服,大概是比较早的事情。明清之交的张缙彦在《宁古塔山水记》中曾记载:“鱼皮部落,食鱼为主,不种五谷,以鱼皮为衣,暖如牛皮”。鳇鱼,又称鲟鳇鱼,赫哲语称“阿静”(或阿真),盛产于黑龙江、松花江流域,是名闻中外的巨型鱼种。因此,在鳇鱼的十余种别称中,以“牛鱼”的使用最为广泛。宋周麟之《海陵集》记“牛鱼出混同江,其大如牛”。皮之厚暖能与牛皮相比的也只有鳇鱼。张缙彦是因《无声戏》文字狱等多项罪名被清顺治帝流放到黑龙江的,他于顺治十八年四月十三(1661年5月1日)抵达宁古塔,康熙十一年(1672年)卒子戍所。其间,多与遣戍文友纵情山水,诗酒唱和,对三江流域风土人情颇多了解。《宁古塔山水记》就是这一时期的作品。据此,我们可以推想,在17世纪60年代以前,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地广人稀,自然资源丰富,鳇鱼的相对产量很高。据老渔民讲,传说一二百年前,这种大鱼很多,在鱼汛时,人们可以踩着它的脊背过江。并且当时裁剪缝纫技术传入较少,鳇鱼皮的张幅之大,甚至只需简单裁割,无需拼缝即可穿用。加之它的保暖性和耐穿性都远胜于其他鱼皮,自然普及面较广。诸种因素相得益彰,可能会使用鲤鱼皮制作衣袍比较普遍。估计张氏所见到的就是用鳇鱼皮做的衣服。随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多,经过长时期的捕捞,鲟鲤鱼资源日趋减少,鱼的品质也越来越差。加之裁缝技术日渐精湛,致使用鳇鱼皮制作衣袍日渐稀少,到清后期就已寥寥无几了。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哲罗鱼,赫哲语称“撒卡那”,是冷水性鲑鳟鱼中大型鱼种。是黑龙江、松花江曾经盛产的名鱼——三花五罗(鳌花、鳊花、鯽花、哲罗、法罗、雅罗、同罗、胡罗)中五罗之首。体重可达一二百斤,体长一米多。背部呈棕褐色,体侧银白,并有“十”字形黑斑。《盛京通志》记载:“哲禄鱼,似鲈鱼,色黑,味美而不腥,出宁古塔、黑龙江。”《吉林通志》记载:“遮鲈鱼,大可百余斤,有骨而无刺,如中华之鲤,而其味更胜。赭禄鱼,细鳞鱼,头尖色白。”大概是因其体大而皮厚之缘故,哲罗鱼皮被赫哲人用来做衣裤不口靰鞡。
鲇鱼,赫哲语称“额昂金”,是淡水水域分布最厂的鱼种之一。体细长,头扁平,体型较大,最大者可达1米以上。其体表无鳞,通体金黄,皮厚而柔韧,是制作鱼皮衣的上佳原料。《吉林通志》记载:“鲇…偃额,两目上陈,头大尾小,身滑无鳞。谓之鲇鱼,言其粘滑也。”《盛京通志》记载:“鲇鱼,混同、黑龙两江出,大者至数十斤或百余斤。取皮制衣,柔韧可服。”后因数量日减,体长日小,用来制衣者随之减少以至消失。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怀头鱼,又称怀子鱼,也写作槐头或愧子。赫哲语称“怀翅”。学名“怀头鲇”或“六须鲇”,可知其与鲇鱼的体型外貌极其相似,只是个头更大,一般2冬龄的体长可达560-580毫米左右,3冬龄可达675-685毫米。据田野调查与资料记载最大个体体长达2米多,体重一百多斤。资料记载:“槐头,似鲇而大,头大、腹肥、尾扁窄,喙旁有六须;长五、六尺,产子江。”
“鮠,无鳞似鰋而大,俗呼槐子鱼,出黑龙、混同江中,其皮可衣。”因其皮张大、厚而柔,早年赫哲人更喜欢用来制作套裤和靰鞡。
大马哈鱼皮用于制作衣袍曾是最普遍的。大马哈鱼皮厚而柔软,制作的衣服一年四季都可穿用。这一实用性应该是大马哈鱼皮被普遍用于制
作衣服面料的首选理由。大马哈鱼皮如若五色文锦般突出的美感特性,应是它被广泛地应用于服装面料的不可抗拒的诱惑性因素。杨宾在《柳边纪略》中记述大马哈鱼:“其皮色淡黄若文锦、可为衣裳、为履、为袜、为线”。大马哈鱼皮自然资源的丰富也应是被普遍用于服装面料的重要因素。对于大马哈鱼的数量之巨,清朝中叶朱履中有“海外鱼来亿万浮”之咏;清末宣统年间的《呼兰府志》仍有:“达布哈鱼……每岁由海入江,由江入河,秋末大木兰达河左右极多,水浅则止不行,或腾踔岸上,如积薪然”之记载;葚至民国时期的《黑龙江志稿》也还有“答抹哈鱼,临江府之赫哲人腌制为粮,染采鱼皮为衣……考此鱼繁殖于兴凯湖中,待夏初,乌苏冰泮,则乘流而下,其数不知纪极,松花江下游恒至挤塞断流,如架梁焉”的记述。实际上,直到20世纪60年代,赫哲人生活的水域鲑鱼资源仍然十分丰富。他们打上来的鲑鱼经常运不出去。为解决赫哲族乡打鲑鱼的运输问题,当时的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批准给街津口、八岔、四排三支机动船,并在哈尔滨的松花江边举行了命名仪式,命名街津口的船为“繁荣”号;八岔乡的为“团结”号;四排乡的为“幸福”号。可见,赫哲人使用鮭鱼皮的历史悠长而普遍。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随着鱼类资源的锐减,大型鱼等珍稀鱼类减少,越来越多的是使用鲤鱼、大马哈鱼、草根鱼和怀头鱼皮做衣服。
剥离鱼皮是鱼种选好后固定的首道工序。将整条不刮鳞的鱼,先用刃器(木制小刀等,现代多用钢刀)在头身相接处横向划一周,再顺鱼腹竖向划剥。这种划剥,技术性极强,须只穿透鱼皮,而又不刺入鱼肉。然后,用一只手拽住鱼头、身、腹相接处的鱼皮一角,另一只手把木刮刀伸进皮肉之间,从头身相接处到尾鳍之前,顺次划剥。剥完一侧,再剝另一侧,最后将两侧的鱼皮一同沿鱼脊背从头至尾撕下来,这样一整张带鳞的鱼皮便告剥制完毕。
晾干鱼皮的方法,早年是把剥下来的整张鱼皮,一张一张分别绷紧用木钉钉在屋內墙上,阴干若千日,使其脱水又不失韧性。冬天则在火堆
旁烘干。后来,人们常常将鱼皮贴在自家院落的桦皮栅栏或仓房围墙的阴凉通风处晾干。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鱼皮的鞣制熟化方法也经历了漫长而渐进的发展过程。早年,熟鱼皮是用木槌和木砧,赫哲语分别称为“空库”和“亥日根”。关于它的发
明过程,赫哲人中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民间故事:从前,在黑龙江边的一个林子里,住着赫哲一家老两口。老太婆勤劳能干,从早到晚忙里忙外。有一天,太阳升得老高了,老头还在炕上蒙着鱼皮睡大觉。老太婆生气了,上前举起拳头一顿捶打。老头起来正要发火,突然发觉手摸到的鱼皮不硬了。他连忙叫老太婆看。然后,一咕噜爬起来说:“你等着,我送你一件好玩意儿!”老头找来一块圆树干,砍砍削削,做成了一个中间凹形的木槽和一个木槌。老太婆将鱼皮放在凹槽里,用木槌捶打,一会儿鱼皮熟软了。从此以后,熟皮工具“空库”和“亥日根”诞生了,一代一代流传下来。
人们将晾干的一张鱼皮叠放在木砧上,用木棒、木槌或木斧(铁器传入后也使用无锋的铁斧)捶打。捶打过程中鱼鳞自然脫落,鱼皮逐渐变软。无鳞鱼皮,如鲟鳇鱼、怀头鱼等;小鳞鱼皮,如哲罗、细鳞、鲢鱼、赶条、鮭鱼、狗鱼、白鱼、鲤鱼等,都用此种方法熟制。遇到大鳞鱼皮,要先去掉鱼鳞。把刀刃塞进鳞下皮上,用拇指把鳞片按在刀片上,连鳞带刀一并提起,就可以揭下一大片鳞,以此方法将鳞揭光后再熟制。《皇清职贡图》中所附赫哲妇的典型形象——正在熟制鱼皮。图中可以看到:木砧是一块形状不很规则的普通木板,木槌是一柄木斧或无锋的铁斧。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经过长时期的生活实践,人们各种经验逐步积累,对木砧和木槌进行了改进。木砧为“乌篷船”型,系由一块独木砍凿而成,“船篷”中间
断开形成一凹槽。特制的木斧则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形制与铁斧基本相同,只是斧头较之后者大出许多。另一种是斧头呈扁钟形,钟底有一浅月牙弧,把手在钟顶。19世纪中叶已使用经过精心加工的木砧和木槌。俄国人马克记载这一时期黑龙江畔的赫哲人:“捶制鱼皮时,使用一种叫哈伊勒嘎(按:亥曰根异译)的很简单的工具。这种工具是一块中间带槽的长形方木。两端刨成把手。捶制时,将鱼皮卷紧,放入捶具中间的槽内,左手握把,而右手拿一个带圆镶头的木槌(昆库。按:空库的异译)捶打,去掉鱼鳞并使鱼皮变得柔软。”
用“空库”和“亥日根”熟皮很慢,每次只能熟一张,劳动强度大、效率低。随着人们在生产实践中不断探索与积累,一种更先进的熟皮工
具——木铡刀诞生了。早期的木铡刀是用一段直径约20厘米的树干制成,后来用一米左右的长木方制作。在长木上面开一个凹槽,在一端安装上一个木刀;木刀以此端为轴心,能做近80°角的张合运动。木铡刀整体基本与铡草用的铡刀相似,只不过用木刀替代了铁刀。木刀刃部呈锯齿状,从侧面看去,形状极像吃西餐时切面包用的带锯齿的餐刀,若面对刃部看,锯齿部分又像是直的搓衣板的棱。
用木铡刀熟制鱼皮时,先将几张鱼皮卷在一起,并在每两张鱼皮之间洒上一层玉米面,以汲取鱼皮上的油脂和鱼腥味。一人坐在铡轴一端的
小凳上,将鱼皮卷横放在铡床上,两手各执鱼皮卷的一端。另一人站在另一端,手执刀柄,像铡草一样用力铡压。每铡一次,坐着的人将鱼皮卷翻一下,使鱼皮卷的每个面都被铡压到,使之受热和熟制均匀。一般熟好一卷鱼皮需要两三个小时。木铡刀的杠杆力的作用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效率,每次可熟制四五张鱼皮,小张鱼皮则可更多。熟皮日寸在鱼皮之间洒玉米面汲取油脂的工艺应该是较晚期的发明,起码是赫哲人普遍食用玉米面之后。据调查,早期解决去油脂的方法是使用鲜大马哈鱼子,涂抹在鱼皮里面,卷起放一段时间,使其发酵,然后,用白浆土把腐脂搓掉、擦干净。这种方法与当时大马哈鱼资源极其丰厚有直接关系,人们利用这一资源摸索创造了这一技艺,当鱼资源减少之后,人们又自然寻找到新的替代品和技艺。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熟好的鱼皮即可剪裁和拼缝了。拼缝前,先用刮皮刀将熟好的鱼皮上的杂乱纤维刮干净,再将不整齐的边角剪调将鱼鳍部位的开缝缝连起来。早年赫哲人捕鱼是用鱼叉,所以,鱼皮上总是有叉眼,做衣服时,需要补上洞。叉鱼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技巧,不仅要熟悉鱼的习性,还要掌握好出叉的时机,手疾眼快,既稳又准,百叉百中。这是由于经年累月的生产实践使赫哲人对各种鱼的习性了如指掌。有经验的捕鱼能手可以根据极其微细的迹象判断出鱼的大小、种类、数量、所在位置及动向等,然后,决定捕捉方法。例如,赫哲人细心观察水的波纹,可以分辨出鱼的大小及种类。若见到水面有圆圈纹或连续的小白泡,可知水下有鲤鱼,因为鲤鱼吃草根时身体直立于水中,尾巴朝上摇动,使水面出现圆圈纹或小白泡。此时叉鱼的人不惊动它,划着快马子静静地靠近,然后投叉。草根鱼喜欢将嘴露出水面,水纹朝两边分开,水波纹缓慢扩展,比较大。草根鱼吃草时,头部窜上水面,咬住嫩草后腹部朝上沉入水中,待鱼翻身的一刹那,投出鱼叉最易叉中。如是胖头鱼或鳊花鱼,嘴露出水面时,水波纹急且小,水中草叶摇动等等……每当鱼汛来临时,正是叉鱼的好季节,这时鱼多且拥挤,赫哲人叉鱼时往往百发百中,收获颇丰。清人曹廷杰对此有一段精妙的赞叹:“若夫坐快马持叉取鱼,则以剃发黑斤及旗喀喇人等为最,尝于波平浪静时往江面,认取鱼行水纹,抛叉取之,百无一失。虽数寸鱼,亦如探囊取物,从旁观之,不知何以神异若此也。”传说,一个叉鱼能手的妻子总是抱怨鱼皮有洞,做衣服费事,他就问妻子:“你说往哪儿叉吧?”妻子说:“最好都在鱼头后边分水鳍的中间。”丈夫说:“那好”。果然此后他叉的鱼一个叉眼也看不见。还有一个传说,讲老渔民额托力使用鱼叉百发百中。只要一出手,总不离鱼头和身子交界的格鳃,拽出水面,半个窟窿眼也没有。用他叉的鱼剥下的鱼皮整整装装,缝出的衣裳非常好看。经过这样的处理之后,再根据鱼皮的花纹走向、颜色深浅,将数张鱼皮拼连成大张。然后,再根据穿用者的性别、身材剪裁成片。最后缝合成衣。也有的赫哲老人在做裤子时,随意边剪边缝,看哪一块鱼皮合适放在哪里就拼在那里,并不先拼成大块。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缝制鱼皮服装所用的线,最早是用鱼皮线,狍筋线和鹿筋线。鱼皮线多用胖头鱼(鲢鱼)的鱼皮。将皮子割去四周不整齐的部分,然后,像叠切面一样叠成一摞,用刀切成细丝。稍租的一头束起来,细的一端做线头。鱼皮线要用狗鱼肝涂抹,因鱼肝有油性,涂后既柔软又不干燥。用线时,一条一条拽下来,再勒一勒,使线更细一些,用起来更流利。非常遗憾的是,鱼皮线的制作和使用现在在国內都已失传,也没有实物遗存。那乃地区至今还有人会制作和使用鱼皮线。他们用的是一种叫做“粗心大意鱼”的鱼皮制作鱼皮线,是一种出产于黑龙江下游的淡水鱼,因其只向上看而得名。经过翻译、对比与查找资料,我们基本搞清了他们所说的“粗心大意鱼”就是怀头鱼,也包括此类其他鲶鱼科的鱼。此类鱼皮韧性大,粘胶性极强。将晒干的细丝用新鲜的大马哈鱼子浸润,再放到嘴里咀嚼边拉成细丝。拉出的鱼皮线白色透明如同尼龙丝线。这是一种技术性极强的技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掌握的。
鹿筋线、狍筋线以及犴筋线使用的更普遍更长久些,且有实物留传下来。鹿筋线和狍筋线都是用鹿、狍脊背上的筋制作的。将筋取下晾干后,用木槌捶打出纤维。该纤维洁白、纤细而柔韧,类似尼龙线。早年赫哲人制作鱼皮鞋、缝衣缉花,均用此线。这种线非常结实,往往衣服鞋子穿破后线都不会断。20世纪50年代后,赫哲人缝合衣服用线都是棉线和尼龙线了。
鱼皮服装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是艺术加工。艺术加工分染色和装饰。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鱼皮服染色是一项独具民族特色的传统技艺。据记载和老人们讲述,是用带有天然色泽的植物的花、叶或茎杆等染成。赫哲人喜欢色泽鲜艳的颜色。调查中,赫哲老人介绍,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大芍药、兰草、苦菜花都是女人们的染料,她们尽情地把自己的衣服涂得五颜六色,鲜艳美丽。凌纯声先生所述的女式鱼皮袍,是上节染成蓝色,下节染成紫色。“哈巴罗夫斯克艺术博物馆中收藏的一件男式结婚长袍用鱼皮缝制而成,上面涂着各种颜料——玫瑰色的和蓝色的”。赫哲老人尤金良记述“妇女的衣服用山上各种颜色的花辦染成鱼鳞花,如鳇鱼就在鱼鳞上染金色鱼鳞花,草根鱼就染成草根鱼鳞花”。赫哲老人尤志贤记述:“男女衣服的沿襟、袖口、托领、下摆,都要用野生植物或黑、黄色棉布,染或镶上云纹和动物图案”。1855年,俄人马克记载:“这种沼泽地方生长着鸭跖草,当地居民称之为恰奇哈。这种植物大部分生长在黍田里。此外,几乎在整个呵穆尔河流域人们还特意种植它,他们用它的花把鱼皮染成当地居民非常喜欢的漂亮的天蓝色。人们还用这种花把鱼皮染成绿色,缝制衣服。”“他们给我们带来了鱼皮衣,这些鱼皮衣类似衬衫,装饰着同样用鱼皮很艺术地剪成的红色、蓝色、黄色和黑色的花纹……除墨以外,其他颜料通古斯人均取自本地植物。他们用植物恰奇哈(查次哈——鸭跖草)把衣服染成他们最喜欢的天蓝色,并且也用该植物的名称称呼这种颜色。很遗憾,我始终未能打听到,他们用哪些植物把衣服染成红色、黄色和绿色。但我确实知道,染色时,他们想把东西染成什么颜色,就用什么植物往上擦,而不使用其他更有效的方法”。可见,在19世纪中叶鱼皮服染色相当流行。但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很想知道的鱼皮染色的传统方法——什么花染何种颜色,如何着色,现已无人能说清楚了。只有些许记载:“卡其克——兰花草,为草本,高尺余,生在荒草中。六、七月间赫哲人妇女将它摘回,用花辦直接抹擦在熟好的鱼皮上,染成蓝色。‘可库衣勒嘎尼’——红色的杜鹃花,阴历六月间采集其花辦,染在鱼皮衣服上,如果加上白矾,颜色会永不褪色。”其中,兰花車染蓝色,与马克的鸭跖草可以互为印证,红色染料也更明确了。但是其它颜色的染料和更多技法的细节仍嫌太少。也就是说,鱼皮染色的传统技艺现在已经失传,绝技已然绝迹。
装饰是赫哲人天才的艺术表现。鱼皮衣服上的装饰大体有三种形式:一是绲边或镶边;二是缉缝装饰图案或纹样;二是缀饰挂件。绲边和镶
边一般是用带颜色的鱼皮、棉布或绸缎。《皇清职贡图》中已有“赫哲……衣服多用鱼皮而缘以色布”的记载。凌纯声描述的鱼皮长袍大襟的下缘有“红、紫、白”三色绲边。赫哲老人尤志贤记述:“女人服装还可用绦子镶边……年轻妇女的衣服是用红、黄、蓝、黑各种颜色的皮革或棉布剪成花边、云纹,镶在衣边上。这是七八十年前的普遍装束”。现在说应该是百年以前。缉缝图案,即把各种纹饰图案辑缝在衣服上。赫哲人的图案,大概是从古代的鸟、兽、鱼、蛇的动植物崇拜几经发展演变,抽象成各种纹样的图形,如漩涡纹、螺旋纹、云卷纹、几何纹等。

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民族技艺鱼皮服饰

凌纯声先生记述:“花边与堆花的做法甚精细,以狗鱼皮染各种彩色,剪成花样,另以本色鱼皮一块为底,即以花样缉在其上”。现在我们见到的大多是把花样直接缝在衣服面料上,而不是先缉到底皮上。原始的工艺,更多的是先缝在彩色的鱼皮或布片上,再缝到衣服面料上。平时和节庆时穿的鱼皮袍服有别于鱼皮萨满服,缉缝的图案或纹样都是较规则的两方连续图案,呈左右对称。那乃人的鱼皮服装饰图案以背部居多。俄人马克曾记:“关于鱼皮衣……现在只谈一点,在这些衣服上,特别在背部,缀满着也是用鱼皮剪剔的花纹”。相传是背部的鳞片装饰,类似铠甲,更具保护作用。
缀挂饰物更是立体、动感装饰的手段。在鱼皮服上缀挂的饰物主要有贝壳、铜铃、中国古钱及其他金属装饰物等。《皇清职贡图》中记有“边缀铜铃”;俄人马克记载:“这些鱼皮衣……大襟上还缝缀着中国钱币和贝壳。”尤志贤介绍“有的还用海贝壳或铜钱、小铜铃缝在衣服的下摆作装饰”;赫哲族聚居区街津口清代墓葬出土的鱼皮服缀铃样式在俄罗斯那乃区普遍存在。据张嘉宾先生介绍,在他调查时,一位那乃人给他拿出一件祖母的鱼皮服,就是这样的缀铃式服装。也有记载下摆处缀以小玻璃珠,悦目的光芒更为鱼皮衣袍增色还有的在领口和门襟处饰有鱼脊椎骨磨制的钮扣,既有实用价值,又有审美情趣,别具一格。
从选鱼、剥皮、熟软到缝制及装饰完毕这一整套鱼皮手工技艺的流程,是赫哲及其先民在长期的生活、生产过程中发明创造、丰富完善,最
终形成的基本固定的鱼皮手工技能和艺术。这一过程源于赫哲人的渔猎生活,也再现了赫哲人渔猎文化的历史。它凝结着世代赫哲人的艰辛、顽强、智慧与热爱生活、追求理想的丰富情感。当然,鱼皮制作技艺也和任何事物一样,经历了波澜起伏的发展历程。前期,赫哲及其先民,在长期不断的发明创造中总结和创新,使得鱼皮工艺逐渐丰富和完善。这期间,不同的历史时期都自然地涌入了时代的新内容,同时淘汰或丢弃了一些陈旧的工艺环节。熟鱼皮工具的改进,工艺水平的提高,使得鱼皮的革柔制愈加柔软,缝制愈加精良,装饰得愈加漂亮。这一阶段,鱼皮服是他们的日常生活中的主要服饰,使用鱼皮是他们生活中的普遍现象。缝制鱼皮衣物是妇女们的看家本事,妇女们人人都会缝制鱼皮衣裤、鞋袜、器物,并且相互切磋,互比高下。可以说,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鱼皮工艺是赫哲人家喻产晓的生存本领,这是必须掌握的技能,就像封建社会里的汉族妇女如果不会针线活是不可思议的一样。所以,鱼皮制作技艺发展到了高峰。此时的传承既有社会传承,又有家族传承。但后期,随着历史的发展进步,丝绸、布匹的衣物渐次取代了鱼皮服。遵循用进废退的道理,传统的失去使用价值的鱼皮手工技艺逐渐发生了流变,很多原始的传统技艺被人们淡忘。棉线代替了鱼皮线,人们甚至不知道鱼皮线是如何制作了。涂染的颜料从天然的花草植物的自然涂抹发展到了化学颜料的应用。20世纪40年代,穿鱼皮服的人已经很少了,60年代鱼皮服饰作为实用品已经退出历史舞台,能够按照传统工艺系统制作鱼皮服的人也寥寥无几了。



   

上一页:第四节:赫哲鱼皮制作技艺传承人和民间艺人——第一章:赫哲鱼皮文化与制作技艺概述——《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
下一页:第二节:赫哲鱼皮文化与制作技艺的历史——第一章:赫哲鱼皮文化与制作技艺概述——《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使用协议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帮助 百度大联盟认证绿色会员
Copyright © 20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蓬甲数码科技-云峰轩图库网 图片共享平台 鲁ICP备09054448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百度广告管家,精准广告支持
  站长   qq:309362981